阿南

我,丑,懒,更新随缘。

 

【侠明】任平生

少侠,准确说是华山少侠x方思明。
华山的门派宗旨太适合写纵情江湖的少年侠客了,强烈安利我们华山呀,虽然穷,可我们穷的一身正气【x】
oocx3,bl向。
我永远都爱侠明๑•́☋•̀๑
以上

********
  “白头偕老?”少侠回身望了方思明一眼,“那岂不是对我很不公平?” 
  方思明不解地看向少侠,从刚才他就一直在自言自语,说要一起白头的是他,说不公平的亦是他。这倒让他不明白少侠究竟想做什么了。 
  少侠盯着方思明的头发,一头长发未束,飘散在他身后,仿若华山顶峰终年不化积雪,却衬得他面容更加苍白,肌肤如玉。 
  “你早已白头,而我却满头黑发,岂不是还要再等个几十年?万一这几十年中你变心了怎么办?”说着玩笑似的语句,少侠后退几步来到方思明身侧,“这难道不是对我很不公平?”  
  方思明并不理会少侠的胡言乱语,甩了甩衣袖,径自向前。
  
  华山风雪一向很大,今天却是难得的晴日。少侠一时间来了兴致,便邀方思明相约华山,准备去暮云阁观赏景致。  
  江湖之事瞬息万变,万圣阁覆灭,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,方思明身在其中,早就有所体悟,少侠却担心他放不下对朱文圭的那份感情。
  他不可否认的是朱文圭在方思明的心中的确有重要的地位,是爱也好,是亲情也罢,少侠都无意去探究,他在意的终究只是眼前的这个人,他在意的是他能不能活。 
  死了一了百了,活着却有无限可能。  
  方思明不是那种会沉溺过去的人,他只是有些担心,毕竟方思明曾是万圣阁的少主,明月山庄一事,仍旧是华山弟子心中的刺,纵然朱文圭已死,但不少人心中仍有芥蒂。 
  他这次将方思明带上华山,便是想化解大家对他的一些成见。 
  当年之事,绝非一人之过。若将全部怨愤都加在他一人身上,才最可笑。
  
  早在初入华山之时,枯梅掌门便对他有所告诫,手中之剑便是所求之道。 
  这段时间在江湖游历所闻所感,他更加明白,手中之剑应为谁而出,为谁而用。 
  为正义,为公理,为道德,为义气,为一切一切自己所坚持的正确的事情,更为了自己所爱的人能好好活下去。 
  这就是他的道。
  
  少侠顿住脚步,看着方思明的背影,他早已脱去了那身万圣阁少主的衣服,换上了寻常百姓所穿的粗布麻衣,只是通身贵气难掩,轻易就吸引他人注意。  
  见少侠没有跟着,方思明也停下,回头看了他一眼,“怎么了?这样看着我干什么?” 
  少侠摇摇头,“没有,我只是……”他突然停下,方思明“嗯”了一声,耐心等着他继续说下去。却见少侠忽然扬唇一笑,“我在想,如果这次华山之事能够顺利解决,我们要去哪里游玩。”  
  “无聊。” 
  “这怎么能叫无聊呢?”少侠反驳道,“你也是入过我华山门下的,当应知晓我华山弟子就是率性洒脱,快意恩仇的。所求的也只不过是有两三知交,纵情江湖,仗剑天涯,披星戴月,尽兴而归。”  
  他说得畅快,眉宇间也带了些向往,“都说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,可若不在江湖,又怎会见到那么多有趣的事,听到那么多有趣的传闻,甚至认识那么多有趣的人。如果这些都没有,那才是很无聊。”  
  他几步走到方思明跟前,“我可还记得我刚踏入江湖,便在神龙帮遇见你的事,那时你定是瞧不起我的吧,肯定觉得我自不量力。”  
  提起旧事,方思明怔了怔,他当时确是不曾在意过眼前的人,只觉得这人年纪轻轻,却不知天高地厚,非要趟这一滩浑水,把命搭上。后来江湖再遇,机缘种种,竟都好像命中注定般,早有安排。  
  少侠不待他答话,自顾自继续道,“那时我掉进水里,在水里看到一个身影,很像你。” 
  方思明扭过脸,淡淡道,“你看错了。”  
  “不,我没看错。”少侠偏要凑近他,“是你救了我,对吗?从那时起,便注定我们要纠缠在一起。”  
  方思明没有答话,当时救他确是一时兴起,从未想过会有之后的许多事情。他只觉得这个愣头小子,虽然呆傻了点,可那双眼睛却是极为明亮的,像黑夜里的明星,眸子里写满坚定,和他见过的许多人都不一样。  
  他是火,是光,吸引着无数人伴他身侧。在黑暗里待久了,便总也抗拒不了光明与温暖的诱惑。
  楚留香是个老狐狸,那日明明看见少侠落水,却故意一般,等他先救,像是早就料定他一定会救一样。 
  只不过后来万圣阁还有其他事情,他只随手将少侠丢在一个浮木上,先行离去。  
  如果当初没有一时兴起……方思明垂眸看着少侠近在咫尺的脸,少年人眼眸如星,虽经历了那么多风雨波折,眼神却依然明亮,甚至还多了其他一些东西,愈发叫人移不开眼。  
  “那又如何?”  
  少侠唇角一翘,凑上去就吻了吻他的眉眼,然后迅速跳开,好似怕他抓住一样,“那我就可以这样了。”
  
  方思明被突如其来的吻吓了一跳,愣了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,等醒过神来时,只能远远看见少侠的一个背影。蓝白色的衣服与这漫天白雪融成一片,若是一不留神,便会消失不见。  
  他摸了摸被少侠吻过的地方,竟不觉得生气,甚至有一种可以称作开心的情绪自心口蔓延,从左胸的那个位置,一点一点向上,经过血液,蜿蜒至脖颈,然后缓慢地爬到嘴角,仿佛被什么操控感染,露出了一个笑容。  
  他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,望着少侠的方向,发起呆来。 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他忽然感到左手被什么人牵起,从手心传来的温热使他稍稍回了回神,他偏头看向站在身侧的少侠,没有挣开。  
  大约是见他许久没有跟上,少侠有些担心,便又重新折返了回来。 
  似乎是为了安抚他,又似乎只是说给自己听,少侠握住他的手,缓慢而又坚定地说道:“方思明,我不在乎。”
  
  不在乎你曾经的过往,也不在乎你是否是所谓天阉,只要你还是你,就好。 
  少侠说着,脸也有些红,然而还是没有松开。他抬头看了看天空,原本晴朗的空中不知何时多了许多灰云,积成一片压在头顶,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 
  要变天了。
  
  少侠似是为了掩盖自己的害羞,红着脸,“前面就是暮云阁了,下雪的暮云阁最是漂亮,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。”  
  方思明摇了摇头。他那时受义父指使,潜入各个门派,修习各门派武功,哪有时间去看望什么景色。 
  他这一头白发和身上带着的幽香,也是因为那时为学成之后,为了安全逃离各个门派,服用过多假死丹药所致。是药三分毒,纵然再神奇的丹药,服用过多,也会对身体有所损害。  
  可眼前的人说不在乎。 
  方思明叹了一口气,看来是走不了了,此生终究是要为他所绊。垂头盯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,他抿了抿嘴,回握了过去。  
  山道上刮起了风,雪花从天空飘了下来,落在两人身上。
  
  少侠眯着眼看了看这漫天风雪,用空着的那只手摸了摸自己的头,指了指,笑着对身边的人问道,“你说,我这样算不算和你一起白了头?”

  62 1
评论(1)
热度(62)

© 阿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