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南

我,丑,懒,更新随缘。

 

【侠明】相谋

少侠可是有主角光环的人!bl向。
乙结局可谓是十分酸爽了,一颗狗血心被激活。
少侠:我们是朋友啊!【给我闭嘴
依然是十足的OOC和渣文笔,不喜可点❌
以上。
*******
  
  醒来的时候,他只望见一豆烛火。
  地牢内阴暗湿冷,他受了伤,浑身酸痛无力。强撑着身子坐起,他靠在墙壁上,眯着眼睛打量离自己几步远的黑袍人,问了一声,“你怎么在这?”
  方思明的面容隐在烛火下,辨不清表情。见少侠醒来,也未有任何动作,只呆呆地站在那里,不知想些什么。
  少侠见他不回话,自觉讨了个没趣。他这问题问的也奇怪,方思明出现在这,必定是为了看住他。朱文圭的计划几次都被他破坏,这次大概是想把他拘禁在此,不让自己相助于楚留香。不过这位爷心肠倒是不坏,只把他囚在这地牢里,没有取他性命,与万圣阁平日行为倒是不相符。
  自嘲地笑了笑,少侠捂住胸口,轻咳一声。体内沉闷之气郁结于胸,真气不能流通,以致他浑身酸疼,连吸气时都会有刺痛感灌进喉咙。
  就算平日无伤,他也未必能打得过方思明,更何况现在受了伤,那就是十成十的打不过了。
  
  “咳。”他吐出一口血,还想再说些什么,却见方思明扔给他一粒药丸,他想也没想便一口吞下,顿时觉得畅快不少。
  “你不怕我下毒?”
  “吃都吃了,还怕这个做什么?”少侠扶着墙站起,“若你想要我的命,此刻便能拿去,甚至不用动手,将我晾在这里几日,我也会因伤病或缺少食物死去,何苦还要多此一举,用毒药害我。”
  “你……”
  “再说了,”少侠打断方思明的话,“既然把我囚禁在这里,那就说明我现在不会死,还有什么好担心的。”
  “算你聪明。”
  少侠走到方思明跟前,盯着他被面具遮住的半张脸,“你不去帮朱文圭吗?香帅他们……”
  “义父自有义父的安排,而我只需在这里看着你,免教你坏了义父的事。”
  “朱文圭?”少侠当即便想嘲讽,瞥见身旁的方思明便立刻住了口,“反正坏了也不只一次两次了,多坏几次也无妨。你留在这里,不怕朱文圭应付不来吗?”
  “现在看来,还是看住你比较重要。”
  “我现在这个样子,怕是随便一个人都能杀了我,用你岂不是太大材小用了吗?朱文圭可真是浪费人才。”
  “少侠太过聪慧,不得不妨。”
  “嘁。那还不如一刀捅死我来的爽快。”少侠转了视线,看向别处,“还是……你义父想让我入万圣阁?”
  “义父是有此心。”
  “你不劝我?”
  “你会答应?”
  “不会。”
  
  相对无言。
  早在许将军大营的时候,他们两人的立场便已明了。劝服什么的,不过浪费口舌而已。
  
  “你的事……我从百晓生那里听了些。”
  “所以呢?”
  “我也不劝你,他对你有恩,我也明白,依你性子,定是会百倍数倍还之。立场并没有对错,但是……”
  “但是……咳……”
  少侠一时情急,又呕出了些血来。方思明想扶,却被少侠拦住,“你有没有想过,若朱文圭失败了呢?你该如何?”
  方思明不语,半晌才道,“义父谋划多年,又怎会……”
  “谋划多年?方思明,你身在其间,难道会看不出吗?朱文圭必败。”
  “那又如何?”
  “我不想你死。”
  方思明愣住。
  
  “方思明,我不想你死。”少侠唇角还沾着血,面容苍白,眼神却坚定,“你曾问我,你若是万圣阁的少主,会不会杀了你。我说会,但不是现在。”
  “如今是改变主意了吗?”
  “不。就算你现在问我,我也还是一样的回答。”
  方思明却笑出声,“那倒也好,死在你手里,总比别人要好很多的。”
  “干嘛这种样子?”方思明瞥见少侠似哭未哭的样子,“方思明死了,不是很大快人心?”
  “我说了,我不想你死。”
  “呵,果然天真。早在被义父救下我入万圣阁的时候我便知道,无论成败,我终是要死的。或是被抛弃,或是如你所说,失败了,被人斩杀。我早就有这个觉悟,也无谓什么生与死。我也是真心想死在你手里的。”
  “咳咳……”少侠擦去唇边血渍,“确实是我天真。若你死了,我也……”
  “难不成少侠还想为我殉情?”方思明甫一出口,便觉失言,不再多说了。
  少侠却没察觉到似的,摇摇头,“不会。”
  “……”
  “我会替你而活。”少侠扯了扯嘴角,“你是不是觉得我之前所说一切都很虚伪?我也觉得。自踏入这个江湖以来,我遇见了太多太多的人和事,为情者,为财者,为义者;有人自在逍遥,有人碌碌无为,有人率性直爽,有人心如蛇蝎……可这个江湖的所有人都在努力生活着,死是最容易的事,你现在便能取我性命,这样我就再也不能坏你和你义父的计划了。”
  “我知道你不会。”见方思明似有所松动,少侠又继续道,“活着才最难,我也听闻了一些万圣阁的传闻,你在其中,比我更有体会。”
  “那又怎样?”
  “我们……”少侠想说我们是朋友,张了张嘴,却说不出口。苦笑一下,他才继续道,“可惜此时无酒,不然还真想同你再饮一杯。”
  “伤成这样了,还敢喝酒?看来是和胡铁花混久了。”
  “我可不像他那么贪杯,只是突然想喝罢了。”少侠想起之前与方思明痛饮时的情景,慢慢道,“你记得吗?之前你有次来信邀我饮酒,问我朋友的事。”
  “那时我就在想,你这样的人,合该众星捧月,日夜锦衣玉食的。”
  “你……”
  “很可笑吧,但我确实是这么想的。”少侠直视方思明的眼睛,“我想……”
  
  “少主,有事禀报。”
  少侠的话被突然闯进的守卫打断,方思明又细细瞧了一眼少侠,才转身离去。
  “喂,方思明。”少侠喊住他,“现在几时了?”
  方思明愣了一下,连忙问闯进来的守卫。
  “已过卯时了。”
  
  少侠咧嘴笑开,“看来是香帅他们成功了。”
  “你故意的?”方思明回身看向少侠,语气里有掩不住的怒意。
  “一半一半吧。”少侠仍是那副闲散语气,“朱文圭既让你看住我,那我顺便将计就计,拖住你,不让你去破坏香帅他们的计划。”
  “竟是我大意了。”方思明转身便想离去,少侠的声音却又自身后传来,“可我说的都是真的。”
  
  方思明,我不想你死。
  纵然知道你所做之事并非正确,我还是不想你死。活着虽不易,但也只有活着才有无限可能。
  我还想同你再饮一杯,再醉一次。
  
  

  153 1
评论(1)
热度(153)

© 阿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