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南

我,丑,懒,更新随缘。

 

【恋与】与总裁的日常之二

OOC×3
总裁实在太甜也太纯情了,敲可爱。
这样的小甜饼我还能再来一打【❌
以上。
******
【关于吃醋】
  由于工作原因,我时常会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群,同他们打交道。他们中许多人都给我的生活和工作上带来了很多的帮助,其中还有一些成了相交不错的朋友。
  
  leo便是之一。
  年纪轻轻便成为了恋语卫视的总监,实在是个很厉害的人。而且说话也风趣,和他的几次合作都很愉快。
  最近因为跨年的缘故,公司筹备了新的节目,要和恋语卫视在新年里推出,因此便有些忙碌,常常很晚才能回家。
  
  言先生似乎颇有微词。
  我不明所以,虽然在一起一段时间了,我大概能够察觉到他的一点心思,但是他常年黑着脸,若是不想让你猜,真是一点都猜不到。
  我本来想等着忙完这一阵再问问他的,结果却一直没时间。等到想起来的时候,又回到了忙碌的日子中去,就一直搁置了。
  一直忙到了月中,才稍微轻松一些。
  跨年合作的项目由于准备得充分,得到了观众的一致好评。忙了一整年的大家也总算松了口气,作为老板,我当即决定,准备请公司的人去珍膳楼庆祝一番,还顺便邀请了恋语卫视那边的人,希望新的一年能有更好的合作。
  怕庆祝得太晚,我还提前和言先生打了一声招呼,让他早些休息,不用等我。
  
  庆祝酒会都是年轻人,气氛十分热闹,我也因着开心,喝了不少酒,准备起身回去的时候才觉得晕乎乎的。
  一群人簇拥着出了门,被冷风一吹,我才觉得稍微清醒了一些。
  天已经很晚了,我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,正准备叫车回家,一眼就望见了不远处的某人。
  我整个人都激灵了一下,手机险些拿不住。
  香车美男,已经不仅仅是惹眼了。
  
  我看着他慢慢朝我走来,忍不住缩了缩脖子,感觉自己缩小了一圈。安娜姐一直扶着我,怕我摔倒,见他向我走来,轻轻推了我一把,于是我就那么被他抱了满怀。
  独属于他的清冽气息进入鼻腔,我顿时又觉得自己晕乎乎的,好像马上就能睡过去。
  “喝酒了?”也不知是不是喝多了的原因,他本就好听的声音似乎也沾上了酒色,一下就醉到我心里。
  “就,就一点。”我竖起一根手指,在他眼前比划,“真的就一点。”
  他似乎是笑了,也不知对其他人说了什么,我晕乎乎地被他半抱在怀里,带到了车上。
  车内开着暖气,应该有不短的时间,一点也不冷。我整个人都瘫在座位上,扯了扯衣领,感到一阵天旋地转。
  “那个leo也在?”
  “什么leo?”我莫名其妙地看着他,“谁是leo?”
  “你这几天一直和他在一起?”
  我敲敲脑门,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车顶,不是很明白他在说什么。
  “不会喝酒还喝这么多。”他似乎是抱怨了一句,我靠在座位上,偷偷打量着他。
  “一个,两个,三个……”我小声数着。
  “在数什么?”
  “在数……李泽言。”我放低声音,偷偷笑出声来,“有好多个李泽言。”
  “嗯?看来是真喝多了。”
  “才没有。”我有点委屈的戳了戳手指,看着他,声音小声的同他分享一个秘密,
  
  “一个两个三个……好多个李泽言,都是我的。”

【关于称呼2】
  和他在一起以后, 他便开始带我参与各种各样应酬式的酒会。
  有些出于工作方面,就算他不带我,我也巴不得跟着他去。有些就很无聊,我宁愿在家发呆睡觉打游戏。
  但他拿我软肋拿的很准,眉眼一垂,就那么看着我,“不去?”
  去的尾音微微扬起,像是一个钩子,挠的人心里痒痒的,总让我怀疑会错过什么重要的事情。
  我每次都会被这样的他骗到。
  等到我被骗到现场,熬过无聊的几个小时,事后指责他时,他眉峰一挑,“有吗?明明是你笨,我可什么都没说,是你脑补太多。”
  只能留下我在原地干生气。
  幼稚鬼!我不敢说出声,只好闷在心里。
  
  后来我才知道,他也不喜欢那些交际应酬之类的无聊酒会。但他毕竟是华锐总裁,这些东西总是难以避免的。
  带着我纯粹是给他解闷打发时间的。
  可我也很无聊啊。
  我试着向他撒娇,当然不能当面,当着他的面,只要他一看我,我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。
  我给他发短信,“言先生,这次可不可以不去啊?”
  “言先生?”
  “可以吗?言先生?”为了表示自己的可怜,我还在末尾加了一个委屈巴巴的表情。
  “为什么叫我言先生?”
  我盯着屏幕上的字思索着怎么回答。
  毕竟都在一起了,情侣间的称呼总是会有的吧,叫全名太生疏了。
  之前被他发现过一次,我还以为他知道了呢,我可是连手机备注都改了的,他这次居然没有发现。
  不过既然问了嘛,我勾起唇角笑笑,连忙又回了一条信息过去,“想知道吗?那这次可不可以不带我去,等你回来我就告诉你。”
  那边沉默了半天都没有回信息过来,我正暗自窃喜,他却突然来了电话。
  我手忙脚乱想要去接,结果手残一不小心挂断,正犹豫着要不要打回去,电话铃声再次响起。
  “给你十分钟时间,我在你公司楼下。”不等我回话,他就直接挂断。
  “……”
  我回过神来,连忙跑到楼下,无视悦悦在我身后喊我的声音。
  
  他个高颜好,站在那很容易吸引人的注意。只不过气势很强,所以基本没人敢正眼看他。
  魏谦站在他的身后,对我做着口型,“你又惹到总裁了吗?”
  我摇摇头,正想说什么,他神色一凛,眼神扫过我和魏谦,我顿时怂得什么也说不出来,垂着头缓慢走到他的面前。
  他看了看我,“走吧。”
  “还是要去啊?”我瘪瘪嘴,有点委屈。
  “嗯。”他似乎心情很好,牵过我的手,“你现在还有很多时间解释。”
  我连忙向魏谦求助,却只见他站在原地,一脸爱莫能助的样子。
  我根本斗不过他嘛!
  
  一路被他牵着手,上了车,却并不是什么酒会现场,而是来到了souvenir。
  “怎么……”我好奇地看着他,店门没开,估计蔡老先生也不在。
  他奇怪地看了我一眼,“你前一阵子不是说想吃布丁吗?”
  “……”他又是故意的!
  可仔细想想的确是我脑补过多,他只说带我去个地方,从来没说带我去什么地方。
  都是这几天我一直想着酒会的事,才会这么先入为主的以为。
  越想越觉得自己丢脸,我趴在souvenir厨房的门口,看着他为我忙碌的背影,暗骂自己总是被他带着走。
  今后一定要吸取教训才行。绝对不要再次屈服于李泽言势力。
  
  不过这些想法全都在吃完布丁后就消失不见了。
  有那么好吃的布丁,其他的事情根本不重要嘛。
  
  我美滋滋地吃着,他在旁边看着手机,也不知道在看什么。突然,我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亮起,屏幕上硕大的言先生三个字立刻跳了出来,他指了指,“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?”
  “嗯……”我咬着叉子侧头打量着他,他也看着我,眸中尽是好奇。
  暖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,多了几丝柔和。
  “因为……”
  
  他姓李,实在是一个普通又烂大街的姓氏,每次去酒会的时候,别人要么李总李总的叫他,要么就喊他李先生。
  而我……
  
  我放下手中的布丁,蹭到他面前,“秘密。”
  “幼稚。”
  他最后还是默认了这个称呼。
  
  因为有那么多人叫你李先生,而我只想你做我的言先生。
  独一无二的言先生。
  我一个人的,言先生。
  

  32
评论
热度(32)

© 阿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