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南

我,丑,懒,更新随缘。

 

【恋与】和总裁先生的日常

OOC!OOC!OOC!

提前祝28岁的李泽言先生生日快乐~

女主采用官方名字,悠然。

以上。

*******

  【关于告白】 

  我和李泽言在一起了。  

  我先告的白。

  

  这种事情指望总裁大人先说,实在是太难为他了。

 

  告白的那天,天有点冷,我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用围巾把脸包的严实 

  我们两个人走在一起,我抬头看着皎洁的月色,也不知怎么回事,鬼使神差地就说了出来,“我喜欢你。” 

  说完,我有些紧张,整张脸烧的通红,恨不得整个人都找个缝隙钻进去。 

  他比我高许多,每次抬头看他时,总有一股压迫感。然而这次,在我说完后,他并没有说话,紫色的眼眸里光华流转,似乎在思考我说的是不是真的。 

  我不敢直视他的眼睛,也没有勇气再说第二次,刚想打个马虎遮掩过去,却听到一阵轻笑声。

 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,便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。 

  “我知道。”  

  他的下巴搁在我的头顶,我靠在他的胸膛,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,轻轻地嗯了一声,羞耻到说不出一句话。  

  他却心情很好的样子,“笨蛋。”  

  若是平常,我肯定要同他反驳几句,然而此时我根本来不及思考许多,大脑一片混乱。我在他的怀抱中抬起头,看着他好看的眉眼,忍不住踮起脚尖,对着他的嘴唇就吻了上去,意料之中看到他突然红了的脸,顿时轻松不少,我笑嘻嘻地看着他脸红的样子,“你才是笨蛋。” 

  我早就想这么干了,大概也是因为知道他也喜欢我,所以我才能在他面前那么肆无忌惮。

  

  【关于情侣间的昵称】  

  在一起以后,我们似乎直接跨过了热恋期,直接进入老夫老妻模式。  

  他直接称呼我“悠然”,我就喊他“李泽言”。 

  情侣间的称呼一点没有。  

  总觉得少了点情趣。 

  可是叫他什么好呢?  

   我趴在书桌上,脑海中浮现了各种称呼,泽言?泽泽?言言?阿言? 

  想了几个就觉得鸡皮疙瘩起来了,果然还是叫全名觉得习惯。 

  想得入神,没留心他已经站在我的身后,我吓了一跳,连忙护住书桌上的本子,忍不住抱怨道,“你怎么走路都没声音的啊?” 

  他冷哼一声,“明明是你太笨。”  

  我撇撇嘴,对他偶尔吐槽我几句的事情已经习惯了。  

  “不好好工作,又在发什么呆?”他盯着我压在胳膊下的笔记本似乎很感兴趣,“给我看看。”  

  我拼命摇头。  

  他眼神一暗,总裁的气势一出来,我立马就怂的双手奉上了我的笔记本。  

  “这是什么?”他边翻看边说。  

  我垂着头,“我日常的工作记录,有时候想到什么有趣的点子就会记下来。” 

  “哦。”他点了点头,指着我刚才翻看的那一页,“那这个呢?” 

  我看了看页面上写着的我刚刚想的各种昵称,顿时觉得无比尴尬。  

  “就是……” 

  “嗯?”  

  我食指绞在一起,终究没抵住他的威压,一五一十的全都交代了出  

  他听了,沉默了一会儿都没有说话。我偷偷打量他的样子,见他也不是很生气的样子,胆子便也大了起来。  

  他张了张嘴,立刻就被我打断,“白痴。”  

  他微微眯了眯眼,我讨好地笑道,“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。” 

  似乎是觉得我的反应有趣,他笑了笑,但很快便消失不见了,我眨眨眼,见他又想说话,趁着他开口前,我又拦了下来。  

  “幼稚。”我仍旧盯着他,一副好学生的样子,“我知道错了,不该在工作的时候想这些的。” 

  “知道就好。”他把本子还给我,轻咳了一声,“称呼的事,我不在意,你高兴就好。” 

  我捂住嘴偷偷笑出了声。 

  不过,这些称呼我都没用上。 

  我现在叫他——  

  言先生。

  

  又或者,老公。

  

  【关于他人看法】 

  言先生是个固执且强大的人。  

  我查过他的星座,典型的摩羯座性格。虽说他自己对这些并不关心,还常常对我的星座学说嗤之以鼻,但每次我同他分享的时候,他还是会倾听,且总是一针见血,直指要害。  

  和他聊天既快乐又痛苦。  

  他从来不会撒谎,永远有一说一,丝毫不加掩饰。如果不是因为长得好看声音好听又有钱,真的会被打。  

  我至今仍记得我们没在一起之前,有一次我心血来潮发了一条晚上喝奶茶的朋友圈,他给我的朋友圈留言说喝奶茶会胖的事情。 

  虽然知道他说的是事实,但还是很欠揍啊。哪有那么直白的。  

  不过也因着他的直白,我把之前办的健身卡重新利用起来,每天工作下班以后,都会去做一些常规练习,保持身材。 

  后来在一起之后,他反倒不怎么管我这些了。常常用研究新菜式的借口,投喂我各种食物,我很担心这样被他喂下去,会有一天胖成猪,谁叫他的手艺那么好。  

  每次我都怀着罪恶感吃着他给我做的东西,一边感叹着太好吃了,一边吃完后在健身房默默流泪。  

  脂肪永远是女人最大的敌人。  

  有一次我自觉吃的太多,就去健身房跑步,结果那天跑的有些狠了,差点没躺倒在跑步机上。  

  他来接我的时候我正在休息室里挺尸,见到他,委屈难过一瞬间涌上心头。他还是冷冷的样子,骂了我一句白痴,然后将我背起,慢慢走回家中 

  我伏在他的背上,看着他的侧脸,忍不住道,“我是不是又给你添麻烦了?”  

  “知道就好。”  

  我瘪瘪嘴,埋在他的肩头,没有说话。他的声音却在耳畔响起,“那些帖子是你回的?” 

  “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 

  “白痴。”

  

  “……”  

  “我不是和你说过,我不在乎别人的看法的吗?”  

  “我在乎嘛。”我垂下头,因为最近网上关于他的各种传闻满天飞,其间还充斥着各种莫名其妙的谣言。他当然不会在意,真了解他的人就知道那些言语的可笑。  

  他当时正在研究新菜品,我抱着手机注册了个小号,和那些胡乱造谣的人争论。虽然之后的新菜品很好吃,不过还是没能缓解我心中的愤懑,再加上一不小心多吃了点,我就跑到健身房缓解压力了,再然后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。  

  “呵。” 

  他好像笑了,我连忙抬头看他,他又恢复了一贯的扑克脸。  

  “对不起。”  

  “怎么道歉?” 

  “因为我……”又添麻烦了啊。  

  “笨蛋。”  

  “没必要道歉,别人的言论影响不了我。”  

  “我知道。”只是忍不住替他感到不平,明明他那么好。 

  “你怎么看我?”  

  “啊?”被他突然这么一问,我怔了怔,慢慢答道,“虽然你有时候毒舌又严肃,明明是摩羯座却像处女座似的严苛完美主义,但是我知道你都是为我好。”  

  无论是在生活还是工作上,没有谁可以一直依靠,只有自己强大了,才能够不断走下去。  

  “那就够了。”  

  “嗯。”我点头,用力抱紧了他。  

  他有多好,我知道就够了。

  

  【关于未来】  

  携手跨过了新的一年,他的生日也快到了。

  

  我也一直都在做准备,他大约是有所察觉,明里暗里的提了几句,都被我装傻忽悠过去了。 

  他也就不再问了。  

  毕竟是在一起之后第一次为他庆生,我也有点紧张。他这个人,惯于隐忍,连开心喜悦这种情绪都喜欢藏在心里,更别说他的那些经历,他从来不愿意与别人说。

    越是如此,越让人担心。  

  他说,他母亲去世的时候没有陪在身边。我听了虽心疼,但总算稍微走进了他的内心一点。  

  他还说,他不需要别人理解。  

  哪有人不需要理解的。 

  我只当他嘴硬,当他不习惯在外人面前袒露弱点。 

  他啊,明明外表强势的不行,内心却柔软的一塌糊涂。说着不会把超能力用在无关紧要的事上,却为了救一只小猫而暂停时间。 

  甚至因为我说没来及许愿,把流星暂停在了空中。  

  想到那次尴尬的经历,我不知道该说他幼稚还是耿直。 

  不过尴尬归尴尬,我倒是很开心就是了。

  我回忆着以前的事,忍不住露出笑容。

  

  “在想什么?笑的这么开心。” 

  我吐了吐舌头,凑到他的面前,“你猜?”  

  “幼稚。”  

  “哼。”我故意哼出声音,装作不理他的样子扭过头,嘴角却还是抑制不住的弯了起来。  

  算了,幼稚就幼稚,反正我还要在他面前幼稚一辈子。

  【终话】  

  我在一片黑暗中醒来,身边是熟悉的体温。  

  我看向窗户,窗帘没关严实,露出的缝隙中隐隐透出些亮光,似乎是下雪了。  

  缩了缩脖子,我翻了个身将被子裹得紧了些。  

  大约是闹出的动静惊醒了他,他忽然睁开眼看着我,“怎么了?”  

  “下雪了,有点冷。”  

  他似是有些无奈,揉了揉我的头,重新将我圈在怀里,“睡吧。”  

  纵使窗外冰寒,他的怀抱依旧温暖。

  

  我点点头,重新合上双眼。

  16
评论
热度(16)

© 阿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