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南

我,丑,懒,更新随缘。

 

【瞳西】并蒂双生(下)

上一章其实有Bug来着,“人”都应该换成“猫。”

但是读起来就会有点怪怪的了,大家意会就行。

本章大量回忆杀,目测还得补个瞳瞳的视角。

(上章戳此)


********

知道自己有预知能力是个意外,他平日里偷懒打盹,即便梦到一些什么也是过后就忘了,从来不会回想,也不在意。直到有一次,他亲眼看到自己梦到的内容在现实中发生,才起了点好奇,想要探究究竟。

与瞳瞳的正式相交便是如此。

那日,他如往常一般躲在树梢上睡觉,却突然梦见有人要在树林石碑处那里设计陷阱报复瞳瞳。

关于瞳瞳,虽说那时他并不常在眼宗出现,却也是听过他的传闻的。

身为眼宗宗门弟子,却不致力于瞳术的修炼,反倒专注体术格斗和韵力的训练,实在是有趣。

带着一点好奇和探究,他先于瞳瞳他们之前来到相约的地点,寻了一处躲藏,静静等待,想要看看自己的梦中所见究竟准不准确。

没多久,他果然见到那只小猫站在石碑前,正低头看着什么,与梦中的画面几乎一样。

瞳瞳被三人组用瞳术困于石碑之上,但是以瞳瞳的实力,这三人的力量根本不足为惧,很快的,瞳瞳便挣脱了束缚。

不好!

西门心头一跳,根据他梦中所见,这四人发生了争斗,私自在眼宗内打斗会受到严惩,没有多想,他便使出瞳术化出幻境阻止了瞳瞳。

如梦境中一样,宗主最后出现,只不过结局却不一样了,瞳瞳只被罚去做明睛训练,而不是如梦中一般,被赶出眼宗。

他躲在大树后,颇为自得,也更加确信了自己能力。


那之后……

西门回过神,目光转向极峰岭,沉默片刻,还是向那方向走去。


他经过曾捉弄三人组,一起休息的凉亭下——

“西门,连我第一天回训练场的比赛都不看,你还算什么朋友啊?”

“你肯定用瞳术预测出他的动作了,所以会知道雪球往哪边跑,我说得对吧?”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因为我可以预知未来,虽然这只是偶然性的。”


偶然?不,现在不是了。


他走过两人一起并肩看过风景的山崖——

“如果有一天,你当上了宗主。但是混沌再次大举入侵猫土,你会怎么办。”

“那还不简单,来一个灭一个。”

“如果来的是黯呢?”

“黯?那个传说中的魔头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我更不会放过他了。好了,别瞎想了。”

“其实,我预测到黯在不久的将来会再次出现,更会让眼宗灭亡。而且你也……”

“放心吧,如果真是这样,我会保护你的,当然也会保护好整个眼宗的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所以呢你也就别再拿那个偶然的预知未来糊弄我啦。”

“是啊,未来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?”


他走过两人曾对决战斗过的训练场——

“我们明明是朋友,你为什么要对我用这种手段?”

“我真是没有想到,你这个傻瓜,竟然会把友谊看的这么重。”


他终于走到极峰岭的冰牢内,看到被自己亲手冰封十年的朋友,神色满是怀念。

他太了解他,知道他的脾气,知道他的固执,知道他的一切一切,可是最终,他还是选择了这个办法。

手指慢慢抚上千年寒冰,叹出一口气,“我做出这种事,估计你是永远也不会原谅我了,但至少你还活着。”

没有什么比活着更好了。

只有活着,才有机会对抗混沌,对抗黯。


他既然早已预知了混沌的入侵,自然在坐上宗主的位置之后便做了准备。

混沌枷锁固然能够放大人内心的阴暗面,便于混沌的控制,但也并非无解,他这几年一直苦练瞳术幻术,也是早有防备,这枷锁与他修炼的幻术亦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不过都是迷惑人心的把戏罢了。

未来于他人本是不可预测的变数,但是他却不同,既然能够看到,为何不加以利用,他既然能改变一次,当然也能改变第二次。

变数既然已经握于手心,接下来只看他如何掌控。

改变未来不可小觑,如多米诺骨牌一般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瞳瞳作为宗主之位的结局被改变,也就意味着其他一切都将变化,那么他所要做的,便是利用这变化,保护眼宗,也保护这重要的人。


世间万物,相生相克。黯固然厉害,但是……

他走出冰牢,烈烈寒风掀起他的衣袍,他仰头看着漆黑的天幕,折扇“哗”地一下展开置于胸前,能否卷土重来,还不一定呢?

视线缓缓向下,他看向远方,不久之后,这里便要有新的来客到了。

眼宗,也将重新迎接真正的宗主。


至于那个梦中的答案……

他合上双眼,却是没有听清楚。

不过,就算重来一次,他还是会这么做,并且绝不后悔。


(End)





  52
评论
热度(52)

© 阿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