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南

我,丑,懒,更新随缘。

 

【瞳西】并蒂双生(上)

一如既往的OOC,文笔渣。感觉就是……把画面转化一下成了文字。= =

这对我吃瞳西来着,虽说……我写的看不出来额。不过十年后的瞳瞳真是太帅了。

加黑部分引用自原动画。标题名字是源于动画时总是出现的两朵花。

至于西门的扇子上的花,我也看不出什么花,只能根据颜色选择桃花了。

以上。


********

“从今以后我没有西门这个朋友。”


数不清是第几次从梦中惊醒,西门抹去额头上渗出的汗水,拿起折扇,披上衣服走出房门。

弯月高高悬挂于苍穹,照在眼宗城万年不化的积雪上,显得十分清冷。

宗内弟子早已歇息,所以周围便显得更加寂静,唯有他脚步踏在雪上发出的细微的咯吱声响。


从他做上宗主之位起,居然已有十年。将展开的折扇掩在嘴角,他垂眼,敛去面上表情,居然已经这么久了吗?


十年。

他闭上眼,复又睁开,看着黑色扇面上绘着几朵粉色桃花,似是想起什么似的,露出了点笑意。

眼宗城常年严寒,桃花也从不会在此盛开。他却偏偏持着桃花扇面的扇子,不过只是一点强求罢了。

“这些美景也许就是我喜欢瞳术的原因吧,虽然只是幻觉,但它不像那些用于攻击别人的瞳术,只会伤害人,那样的瞳术,我是一辈子都不会用的。”

可最终……


他停下脚步,仰头看着挂在天空中的月亮,才惊觉不知不觉中竟然来到了自己曾是弟子时的“秘密基地”。

月华流转于积雪之上,照在他曾经偷懒睡觉过的树枝上,照在……他曾经训练的梅花桩上。

景色未变,人却变了。到头来,也不过遂了“物是人非”四个字罢了。

微微抬起右臂,他将折扇合起,朝着月亮的方向伸去。月亮好似茶杯,静静卧在他的扇子上。

夜色似酒,倾倒在弯月做的杯子里,溢满了整个天幕,却解不了千愁。

一只蝴蝶颤颤巍巍地自他眼前飞过,围着他的折扇饶了一圈,最终落在了月亮尖上。一如那日……


他闲坐于树桩之上,将才烹好的热茶倒在杯盏里,推给急匆匆赶来向他报喜的人。

那人苦练许久,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修行的瞳术。可却改不了着急的小毛病,刚煮好的热茶他连吹也不吹一下,牛饮一般,结果果真被烫了舌头。

西门好笑地看着他吐着舌头一脸兴奋的样子,忽然有些疑惑:“只是有一点我觉得很好奇,你为什么要如此执着于练功呢?”

“因为,我要坐上宗主之位,消灭所有魔物。”那人眼神坚定,气势如虹。西门非常相信,只要是他愿意做的总会成功。却不想后来,那人语气一转,带着怀念和忧伤,讲述了一个他从不知道的故事。

关于他的父母。

也是他从没见过的瞳瞳。

他默默听着,正想出言安慰,却见那人握紧拳头,语气重又变得坚定起来,“之后,我发誓要变得强大,即使拼上我这条性命,也要让魔物从猫土上消失。”

他一惊,垂眸看着手中茶盏,正映出自己的面容,“我相信你,不过,不要随意说拼上性命这种话。”

拼上……性命。他所求的,也根本不是这些。

那人却不自知似的,仍继续道,“这是我的理想,拼上性命,也心甘情愿。你的理想呢?”

他一愣,随即反应很快地笑了笑,用一贯散漫地语气回答说:“我嘛,就是想长大后到全猫土吃喝玩乐,无忧无虑的生活。”

是了,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。

所以他才从不好好修炼,训练场上也不常见他的身影。他只要独善其身,自得其乐的在他的小世界生活,那便够了。

什么战斗,魔物,混沌,黯,统统都与他无关。


可偏偏,偏偏,这世上还有四个字——

事与愿违。





  62 10
评论(10)
热度(62)

© 阿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