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南

我,丑,懒,更新随缘。

 

【修伞】旧梦

(T▽T)完全不想相信这玩意是我写的。
OOC!OOC!OOC!
重要的事情说三遍,和脑补的完全不一样。
殴打随意,我也觉得自己该打。
不喜点❌。
以上

****** ******
  叶修不常做梦。
  早年的时候,他离家出走,厮混在网吧,昼夜颠倒,累了倒头就睡,醒来再继续,根本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做过梦。
  后来又签约了嘉世,忙忙碌碌,为战队操心,也没时间做梦。再后来与嘉世解约,组建兴欣那会儿,更是连觉都没怎么睡好过,更别说做梦了。
  陈果也说过他,但他全当耳旁风就过了。
  他习惯了。
  
  所以,当他在异国他乡的苏黎世时,他居然久违的做起了梦,连他都有些惊讶。
  夺冠胜利后,大家的兴致都很高,连一贯严谨的张新杰都喝了点酒,可见大家都很开心。叶修也被这种情绪沾染,抿了一小口。都是年轻人,大家热热闹闹地又提议去唱歌,叶修实在不想,便推脱累了,回到自己房间休息。
  确实是累,虽然他没亲身上赛场,但作为领队,他的压力确实不小,烟一盒一盒的抽,黑眼圈长期挂在眼皮下,比之前更严重了。
  他的状态大家也都看在眼里,以黄少天为首的几个人调侃了他几句便把他轰回房间睡觉去了。
  大约是借着那点酒劲的缘故,他倒在床上,断断续续地才做起梦来。
  梦境零零散散,几乎拼不出一个完整的故事。他宛如一个局外人,冷眼看着梦中发生的一切,既不能参与,也不能阻止。
  他看到十五岁的自己顺走了弟弟的身份证,偷偷摸摸收拾了东西离家出走,临行前还特别郑重地朝自己家鞠了一个躬,然后便是十年未回。
  他有时候都觉得自己挺凉薄的,要不然那个时候叶秋来找他,为什么自己也没回去。
  虽说那个时候他一心扑在荣耀上,但各中原因,连他自己都难以说明。叶秋既然能来找他,说明老爷子那边肯定是放松了口气,只不过……
  那个时候他还有不想放弃的东西。
  不仅仅是荣耀。
  
  说起来,荣耀这个游戏,他虽然喜欢,但刚开始玩的时候,却从来没想到能玩那么久。
  还是苏沐秋给他说的,他那个时候听苏沐秋介绍推荐,耳朵都起了一堆茧子。当时他虽反应平淡,但内心也不能说不期待。
  他那时没想到,荣耀带给他的,远不止这些。
  得到,又失去。
  比如,冠军。
  又比如,苏沐秋。
  
  苏沐秋。
  这三个字乍一浮现,叶修便觉得心脏位置猛的一跳,画面便不受控制的变化起来。
  
  冷。
  虽然知道是做梦,叶修还是看到了彻骨的寒意。
  他看到十八岁的自己站在医院的病床前,身旁是一直在哭泣的苏沐橙。
  他听不到任何声音,也看不到自己的表情。
  所有的一切都仿佛被某种东西隔绝,无法传达给他。
  他屏住呼吸,心脏悬在嗓子眼,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欲望。
  他不明白为什么会看到这样的场景,只觉得有点难受。
  一点点而已。
  
  然后,他突然听到了“砰砰”地声音,那大概是自己的心跳。
  “砰。”
  又是一声,像是突然破裂的泡沫,响在空气之中。声音在这个时候尽数回归,苏沐橙哭泣的声音清楚的传到他的耳朵里,“哥……”
  他想走上前去,却发现动不了。
  下一秒,视线尽数归于黑暗。他一脚踏空,身体下坠,却没有惊醒。
  
  “叶修?叶修!”
  有熟悉的声音在喊他的名字,他尝试着让思绪跟着声音的方向飘去。
  等视线中重新出现画面的时候,他发现自己正坐在嘉世网吧的电脑前,显示器上正是熟悉的荣耀画面。
  他有些茫然,转头看向身边的人,却发现身边的人脸上笼了一团的雾,隔绝了面容。他忍不住伸手,想要将那团雾打散,却被身边的人一巴掌拍下。
  “搞什么你啊?叶修,抢Boss呢!”
  罩在那人脸上的雾有渐渐消散的迹象,叶修转头看向显示器,一叶之秋拿着战矛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,在他的身旁,是一个神枪手。叶修把视线投向那个神枪手,他的头顶,显示着角色的名字——秋木苏。
  他眨眨眼,再次转头,身边的人却已经不见了。
  网吧的人也在一瞬间显示不见,世界上似乎只剩下了他一人。
  
  “叶修?” 
  然后他就醒了。
  睁开眼,就看到苏黎世蓝色的天空。
  他缓慢地坐起来,又燃起了一支烟,却没有放到嘴里,沉默地看着他燃尽。
  
  回国的时候,叶修没有直接回家,而是和苏沐橙一起,去了杭州。
  兴欣的一切都步入了正轨,所有人都变得越来越好。陈果和他说着兴欣最近的一切,又和他谈论了一下世邀赛期间的事情。
  他非常坦然地接受了对自己的赞美,又被陈果一通吐槽不要脸。
  
  再后来,他独自去了南山公墓。
  没叫上苏沐橙。
  他去花店买了一束花,也不知道什么名字,就是觉得颜色看着鲜艳喜庆,挺不错的。
  叶修抱着花慢慢走在陵园内,不是清明,一般也不会有什么人来这里。
  陵园有些大,周围树木很多,郁郁葱葱,枝叶茂盛,看上去很有生机与活力。
  
  叶修把花放在苏沐秋的墓碑前,盯着墓碑上的照片,看了很久。
  梦中的画面又浮现在眼前,他闭了闭眼,忽然有想抽烟的冲动。结果,由于出来的匆忙,他摸遍了浑身上下的口袋,连一根烟都没有找到。
  无奈地望了望天,他对着照片里笑着的人说,“我……梦见你了。”
  在拿到世界冠军之后。
  
  叶修觉得自己活了这么小半辈子,什么乱七八糟的没见过,什么垃圾话也都说过,可这一刻,他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  他想起少年时,曾和照片里的人互相约定要一起拿到冠军,到头来,却变成了他一个人站在冠军的领奖台上,身边再也没那个熟悉的人。
  他不常做梦,自然也就没梦到过苏沐秋。
  可是苏黎世的那个梦,才让他真切地感受到苏沐秋已经离开已有十年。
  
  叶修这才惊觉自己有点想他。
  很想,很想。
  想和他再一次并肩战斗,想和他再一次许下共同的约定。
  就像从前那样。
  
  叶修站在墓碑前沉默了很久,再也没说一句话。他蹲下,与照片上的上平视,认真看了很长时间,最后站起,转身出了公墓。
  他双手插在兜里,慢悠悠地行走。他的身后,墓碑林立,似乎在目送他离开。
  
  而他待过的墓碑前,一捧秋海棠静静睡着,开的正好。

  19 5
评论(5)
热度(19)

© 阿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