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南

我,丑,懒,更新随缘。

 

【周黄】啼唱之贝

ooc!ooc!ooc!
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
文中涉及虫的解释都来源于虫师,啼唱之贝是虫师续篇的第二集,感兴趣GN的可以看一下。
以上,欢迎殴打。(T▽T)

******

  他在海边捡到了一只贝壳,却听到了鸟鸣之音。
  ——题记
  
  黄少天已经三天没有说话了,这实在令人震惊。
  周泽楷细细回想着这三天的日常,似乎从来到这海岛上的一刻,黄少天就不怎么说话了。
  他尝试着询问,可不善言辞的他还未开口,就被恋人拒绝,只留给他一个单薄的背影。
  他摸了摸鼻子,想到恋人特殊的职业,虫师。
  虫师的身体出了问题,或许也应该找虫师解决。
  想到这里,他叹了一口气,拿起自己的画板便准备出去。临出门前,他仍不忘看向把自己抱成一团的黄少天,“小心。”
  抱成一团的某只总算动了动。
  
  周泽楷是一个游行画家,这个听起来浪漫的职业,实际上一点也不浪漫。由于并没有固定收入,他尝尝面临饿肚子的风险。幸好他长得不赖,甚至可以说非常好看,常常会有女性围观他作画,偷偷给他送吃的。
  他有些不好意思,可饿肚子的感觉实在不好受,于是也就收下了。
  不了解他的人或许会觉得他乖,懂事,善解人意。实际上只有他自己清楚他骨子里的那股叛逆,他很喜欢游行画家这件事情,比起日常生活中人与人的交流,他更愿意躲在深山老林里听流水潺潺,鸟鸣啾啾。
  
  遇见黄少天的回忆很是有趣。
  他如往常一样,漫步在幽深的树林之中,寻找着能作画的风景。
  正寻找的时候,忽然听到了求救的声音。他有些好奇,顺着声音的方向走去,便看到了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青年卡在两棵树的间隙中,出不来。
  见到有人来了,青年的神情一下就亮了起来,然后开始喋喋不休的说起话来。
  周泽楷发誓,他从来没遇到那么能话说的人。
  一连串的话语仿佛炮弹一样向他砸来,直接把他砸的晕头转向。他盯着青年一张一合似乎永远都不觉得累的双唇,暗暗赞叹,觉得这个人实在厉害。
  大约是见他太久没有动静,被卡在间隙中的青年有些不耐烦起来,话还是多且语速不减,“我说你看什么看啊?到底救不救啊?没看过卡在树上的人啊?有什么好看的啊?我说你该不会是哑巴吧,老半天也不说话的?到底行不行啊?能不能靠谱点啊?”
  青年还在继续顺着,大有不依不饶的意思。周泽楷摸摸鼻子,放下画板,爬上树,帮忙把卡出的青年救了下来。
  被救下之后的青年笑了笑,对他的行为表现很是满意。他看着比自己略高的周泽楷,开始了自我介绍。
  周泽楷低头默默整理自己的画具,除了青年第一句说的黄少天,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。
  最后黄少天像是终于累了,倚在一棵树上,语气好奇,“喂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  他“啊”了一声,抬起头,看着面前的青年。
  
  树林里枝叶茂盛,遮天蔽日。只有几丝日光从枝叶间的缝隙中漏了一点,落在黄少天身上,投下斑斑点点的光影。
  他眼睛有些大,透着猫样的狡黠。唇角微翘,露出尖尖的虎牙,似乎并没有因为刚才的囧状感到尴尬。
  风过树林,光影在他身上跳跃。周泽楷回过神,稍微别过头,极缓慢地念出自己的名字,“周泽楷。” 
  
  就此相识。
  然后结伴而行。
  
  在认识黄少天以前,周泽楷以为自己的一生都会这样过去,一个人生活,一个人行走,一个人画画,一个人老去。
  直到遇到黄少天,他才发现生活还有另一种可能。
  比如喧闹。
  又比如,爱情。
  他从来没想过爱情,也不知道爱情会是什么模样。可遇到黄少天的时候,他忽然有一种冲动,想把他藏进自己的画里,随身携带。
  他充满活力,自信又阳光。相比自己的寡言,黄少天总是说很多,却也并不都是废话。
  或许是因为他的身份,他的职业,他身上的每一个故事。
  黄少天是虫师,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,总有许多奇异玄妙又古怪的事情。虫师这个职业也算其中之一。
  黄少天的眼睛能够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,所谓“虫”。
  “虫”并不是寻常生活中所见的那种节肢动物,而是一种更接近于灵体的,类似生命本源的生物。周泽楷并没有见过,只是听黄少天说有的虫会发光,且很好看。
  或许是因为接触的事物不能如人一样表达自己的情绪感知,所以黄少天才会有那么多话需要说。
  那些不曾被人知道的故事,总该有人替他们说。
  
  可是现在能够替他们说话的人突然不说话了。
  这很不正常。
  周泽楷虽然知道,可毫无办法。他并非虫师,不能完全了解虫师之间的某些事情和联系,而他所知道的微末,还是黄少天告诉他的。
  这一刻,他深深地感受到了自己的无力。
  
  背着画板行走在海滩上的时候,周泽楷思绪有些乱。岛上的居民热情善良,对两个来到海岛上的陌生旅客进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。此时看到他,都热情的同他打招呼。他因为心里有事,略显敷衍,不过因为长得好看,即便是敷衍的微笑,仍旧让人赏心悦目。
  他漫无目的地有着,忽然看着远处的礁石旁站着一个人。岛上的居民不多,欢迎仪式的时候,他大都见过了,却从来不记得有这样一个人。
  他迈着大步向那个人走去。大约是听到了他的脚步声,那个人转身看向他,嘴里叼着一支点燃的烟,神态慵懒。
  “你好。”那个人向他打了个招呼,举起手中拿着的贝壳,“你是岛上的人吧,快去告诉这里的村民,让他们避难。”
  “避难?”
  那个人晃了晃贝壳,“我是虫师,你可以叫我叶。海滩上现在都是啼唱之贝,这种虫一般居住在海面,预感到海难的话会躲避到沙滩上贝壳里,等灾难过去了就会重新回到海面上。”
  周泽楷点了点头,“你是虫师?”
  “怎么?”
  “我……”他思索着怎么开口,“需要你的帮助。”
  叶修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,颇为好奇。
  
  “我靠?不是吧?黄少天?”自周泽楷将叶修领到他们暂住的地方之后,叶修的笑就没停下来过。
  “你自己是虫师还能犯这样的低级错误,有趣不有趣啊?”
  黄少天现在说不出话,只能憋着一股气,假装听不到叶修的嘲讽。周泽楷自觉做错,连忙夹在两人中间,用眼神示意叶修,能有解决方法么。
  叶修伸了一个懒腰,“没什么大事,多听听人说话就行了。”
  “嗯。”
  啼唱之贝躲在贝壳里,人如果不小心听到他的声音,就会忘记如何发声。幸好有解决方法,要不然周泽楷实在无法想象,一直不说话的黄少天会是什么样子。
  
  知道问题的解决办法后,周泽楷便送走了叶修。考虑到周泽楷的话废属性,叶修便主动承担起了向岛民们传递消息的任务。
  回到他们暂住的小房间,黄少天鼓着一张脸,似乎还在生气。周泽楷抱歉的笑笑,他并不了解黄少天和叶修的过往,不过看叶修同他说话的语气,这两人关系不错。
  只是……他想到了叶修的解决办法,着实头大起来。
  大概是因为觉得自己犯了低级错误,黄少天一直不肯出门,而周泽楷又是个不怎么说话的,难怪一直没什么进展。
  “我……”周泽楷开口,黄少天瞥了他一眼,眼神中偷着点生无可恋,似乎觉得靠他自己一辈子抖不可能痊愈说话了。
  知道自己的短板,周泽楷也没办法,他实在不是一个很会说话的人。但想到以后要相伴一生的恋人可能就此变成一个哑巴,他有点怀念起黄少天之前的喋喋不休。
  周泽楷想了想,对着黄少天说起话来。他说的很慢,没说几句,总要停下来想一下。
  黄少天一开始还有点嫌弃,后面就开始撑着下巴,听到说话。
  周泽楷在说自己的事情,他实在不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,明明听上去惊险万分的事情,也能让他说的像白开水一样。
  “我喜欢画画。”
  “因为我……不太会说话。”
  “所以我觉得,用画来表达会更好。”
  周泽楷解释着他想当旅行画家的原因,黄少天渐渐听入了迷。
  虽然他说的很慢,但他自己的很快就说完了。黄少天张张嘴,尝试了一下,还是没有发出声音。
  周泽楷便开始在岛上闲逛,把岛上发生的各种细枝末节,无论好坏,都一点一点的告诉黄少天。
  叶修宣传的很到位,很快,岛民们就知道他们即将迎来一场灾难。
  或许是提前得到了消息的缘故,大家并不慌乱,将需要的东西整理好,岛民们相互扶持,一起聚在海岛悬崖的最高处,等待风暴过去。
  周泽楷和黄少天始终在一起。
  
  傍晚,很快就刮起了狂风,还不时的伴有雷声,风裹着海水的湿意吹到人的身上有些凉。
  常年居住在海边的村民对此并不感到陌生,连小孩子都显得十分镇定。
  一群人躲在高处的山洞中,点起了火把,驱散了海风带来的寒意。周泽楷和黄少天靠在一起,听着周围人的交谈,都舒了一口气。
  周泽楷这几天一直再说话,现在实在不想动嘴了,他觉得他可能把一生的话都说完了,虽然黄少天还是不能开口,但周泽楷也实在没什么可说的了。现在能够听着岛民的交谈,对黄少天声音的恢复无疑也是一种帮助。
  在这样的氛围中,周泽楷无意中瞥到了一个人孤零零坐着的叶修。他似乎没什么事情,坐在角落里,独自抽烟。想了想,周泽楷和黄少天说了声,就向叶修的方向走去。
  “怎么跑这边来了?黄少天还不能说话啊?”
  摇了摇头,周泽楷问,“还要多久。”
  叶修抿了一口烟,“那得看具体情况了。”说着,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。
  周泽楷被看的莫名其妙,指了指自己,一脸疑惑。
  轻咳了一声,叶修压低声音,“也许是因为没听到想听的内容呢?”
  “?”周泽楷没听明白,叶修却不再说话了。
  
  风暴整整持续了三天。
  幸好大家准备的足够充分,应对的还算轻松。风暴一过,大家就开始收拾东西,回家去了。
  被风暴洗礼过的海岛,空气十分清新,连着多日阴雨造成的烦闷都被这清新的空气一扫而尽。
  叶修由于自身原因,不便过多停留,和他们匆匆告别后,便又踏上了另一段旅途。
  
  两个人一前一后漫步在沙滩上。周泽楷在前,黄少天在后,两人似乎都怀有心事。
  周泽楷抬头看了一眼碧蓝的天空,仿佛倒转的大海,海鸟掠过,他心中忽然一动,停下了脚步。
  “也许是因为没听到想听的内容呢。”他想起叶修的话,顿住了脚步,转过身去。
  黄少天也停了下来,一脸莫名。     
  “……”周泽楷站在他面前,张了张嘴。
  黄少天疑惑地眨眨眼,想起什么似的,低头看了看脚下的贝壳。如鸟似的啼唱之贝探出了头,“哧”地一下就飞了出去。
  仍是鸟鸣的声音,像突然拨断的琴弦,响在耳边。
  白色的虫染着光晕,成群地从贝壳里飞出。蓝色的天,白色的虫,交织成一片,似乎也在庆祝风暴的过去。
  耳朵里阵阵轰鸣,伴着浪潮起伏的声音,由强变弱,最后逐渐消散而去。
  海风吹过,他压了压被吹乱的刘海,抬头看向眼前黑发黑眸的周泽楷,光披在他身上,温暖又温柔。
  周泽楷揉着鼻子,黝黑的双眸里映出他的身影。他似乎很不好意思,抿了抿唇,双颊漫上一层红晕。
  “我……”他声音有些轻,稍不注意,就会被海浪的声音吞没,然而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,“喜欢你。” 
  黄少天愣了一下,继而露出笑容,一如他们初见之时,自信又明亮, “我也是。”
  
  他们身侧的大海,有一道彩虹横穿跨过,阳光落在海水之上,粼粼一片。
  机会主义者,从来不会错失良机。
  
  

 【一个番外】
  某一个晚上,周泽楷询问黄少天为什么会不小心听到了啼唱之贝的声音。
  黄少天突然语塞,支吾了半天。
  周泽楷认真地看着他,月光温柔,穿过窗户,落在他的半边脸上,好似蒙了一层纱。
  “……”黄少天扭过脸,“想送你贝壳呗,你不是从来没来过海边吗?”还想让你听听海浪的声音。
  后半句他没说出来,不过周泽楷已然明白,稍稍侧过了头,吻了上去。
  他收到过最美的贝壳,也听到了最美的,海浪的声音。
  还得到了,最珍贵的,他的,宝物。
  

  125 2
评论(2)
热度(125)

© 阿南 | Powered by LOFTER